风希

咸鱼写手的挣扎.[不吃叶攻,不吃韩受。偶尔恶趣味不算。CP杂食。]

〔薛晓〕〔曦瑶〕牵丝戏填词

#超级垃圾的填词,不喜勿喷#
#没有押韵!没有押韵!#
#请自动避雷,慎入#

自年幼流落街头
遭车轮碾过左手
道世间真情薄
天真孩童空泪流
终堕落
谁能辨错对

霜华出湛如辉月
双眼凝世间光辉
曾意气风发
身负霜华行世间
剖双眼
清风吹流年

一朝美梦破碎
真相惨痛伤悲
霜华划过颈项魂魄碎
白衣沾染鲜血
义城深处故人睡
魂不归少年独伤悲

抬眸回看雾霭深处
眼上白绫实是为情故
想说当初事已悔
寸寸相思化成灰
清风挟明月
故人何时归

携藏书离家而出
庆万幸得识挚友
朔月湛银辉
谁闻洞箫声轻微
唤阿瑶
听得谁人悲

苦心思终登高位
金麟台声名扬威
笑面难看透
真心始终为君留
道无情
真心入尘微

肺腑之言倾心相对
观音像下前尘作飞灰
一朵牡丹溅血泪
回神之后惊觉悔
扪心问一句
什么是错对

若能重来一世轮回
与君对月共饮酒一杯
坐看庭前月如水
不闻尘世是与非
纵世人不解
同你共进退

伞修 哄哄你

#私设有,ooc有#

  苏沐秋知道哄叶修开心的很多种方法。

  刚把叶修捡回家的时候,少年白白嫩嫩的,能掐出水来。那时候的叶修还没有学会抽烟,人生最大的爱好除了打荣耀就是吃糖。叶修喜欢吃甜的东西,像是糖果,巧克力和各种蛋糕小甜点。

  每次boss没抢到,叶修就会不高兴,缩在椅子上小声把抢到boss的公会会长,副会长轮番骂一顿。这时候苏沐秋就会从口袋里掏出几个五角钱的棒棒糖,塞到叶修手里。一边嘱咐他慢点吃,吃多了会牙疼;一边笑眯眯地在一旁看着叶修拿到糖后开心的模样。

  “谢谢,你真好!”叶修如是说,笑得眉眼弯弯。

  苏沐秋一边回了句“不客气”,一边想:明明你才是最甜的小可爱。

  再比如,冬天天气冷。南方是湿冷,冬天出了被窝就想掉到冰水里泡着一样,冷到骨子里。

  这时叶修就会懒懒地缩在被子里不愿动弹,但对荣耀的热爱促使他继续打游戏。他裹着被子打。

  这时候苏沐秋就会把家里仅有的两个小太阳拿出来,一个放在苏沐橙旁边;一个放在靠叶修近一点的地方。他凑在叶修身边,和叶修靠的紧紧的,一边抖一边喊冷。这样他就可以抱着叶修,看着他打荣耀了。有时候叶修抢完boss休息的时候,坐着坐着就会在苏沐秋怀里睡着。

   看着叶修分外乖巧的睡颜,苏沐秋想:rio可爱。

  苏沐秋掌握了叶修的各种喜好。像是早餐喜欢油条配豆浆而不是稀饭配包子;方便面最喜欢红烧牛肉口味,最讨厌老坛酸菜;巧克力喜欢吃好时的不喜欢德芙,所以每次打完单之后都会买小小一块犒劳一下自己,这时候苏沐秋就想:以后一定要好好赚钱,给阿修买更多好吃的。

  诸如此类。

  所以苏沐秋总能把叶修哄得好好的,一哄一个准。

  他同样知道,叶修最喜欢的就是他了,所以才能被他哄得服服帖帖。

  但他觉得,自己再也不能让叶修高兴了。毕竟叶修最希望的,就是他能好好活着呀。

  “今年的南山有点冷呢,H市降温了,阿修记得多穿点啊。”

  “还有啊,我爱你。”

  苏沐秋这样想着。

end.
感谢您能看到这里,喜欢的话可以给我小红心吗?

 

韩叶 睡不着

  #ooc有#
  #老叶退役,老韩还在队里,两人同居设定#
  #就想看老韩充老叶啊,他那么好,值得被所有人宠爱#

  叶修在床上翻来翻去,最后忍无可忍地坐起身来。推推身旁睡得死沉的韩文清。
   推一下,没醒;再推一下,还是没醒。
  于是他把韩文清一脚蹬下了床。
  “叶修!你干什么!”韩文清从地上爬起来,坐在床下,没好气地瞪着叶修。美梦被打搅,他本来就十分给人压迫感的脸又黑了几分。
  叶修犹豫了一会儿,小心翼翼地冲韩文清说:“老韩,我……睡不着。”
  韩文清很惊讶,这家伙平时一沾枕头就睡,雷打不醒那种。
  哦,除非你在他旁边喊“野图刷新了。”
  百试百灵。
  但现在,韩文清赶紧爬上床,坐在床沿,用额头抵着叶修的额头给他量体温。
  还好,没有发烧。
  “怎么了?”韩文清问。
  “我也不知道。就是睡不着。”叶修把枕头抱在怀里,摇晃两下,把头埋进了枕头里。
  韩文清把人从枕头里捞出来,盘腿坐在他对面:“咱俩开把jjc?”
  “不要。”叶修说。开玩笑,他家老韩明天还要去队里,要是开jjc,明天肯定会犯困的啊。
  连jjc都不来,叶修,有问题。
  “你很不对劲,叶修。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韩文清皱起眉头,满脸写着:我很不爽。
  叶修白了韩文清一眼:“老韩你别多想,我只是单纯的睡不着。”
  韩文清站起身来,扯了扯皱巴巴的睡衣,冲叶修说:“我去给你冲杯牛奶,你喝了睡。明天可以赖床,不喊你。”
  说着韩文清走出了卧室,把过道的小灯打开。随即,客厅里传来了烧开水的声音,六分钟后,韩文清端了杯牛奶走进卧室,把手中的杯子递到叶修手上:“我对了点冷水,还是有点烫,喝太冷的不好。慢点喝。”
  看着叶修难得乖巧地喝完了一整杯牛奶,韩文清把杯子接过来,又起身把过道的灯关了。
  回来时叶修正在卫生间放水,过一会儿出来后便乖乖地躺在了床上。
  韩文清帮叶修把被子角掖好,钻进被子里搂着叶修说:“睡觉。”
  “哈……好的。”叶修打了个哈欠,声音懒洋洋的。
  过了几分钟,身旁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韩文清把叶修搂得紧了点,也合上了眼。
  不算宽敞的卧室里,纱窗透进来的风吹动了窗帘,微微飘起来;时不时传来车喇叭的声响。
  但这一切,都未能打扰到床上那对相拥而眠的恋人。

  #喜欢的话,可以给个小心心吗?#

[伞修]柠檬

#第十赛季后设定#
#不好勿喷#

 

   那是一个夏天的清晨,太阳刚升起来,带着慵懒的气息,阳光斜斜的照在那个青年人的身上,暖暖的,带着柠檬般清新的光泽。

  好看的手拂过墓碑上少年的照片,那少年笑得灿烂,比阳光还温暖,阳光俊朗的脸上带着化不开的稚嫩,俨然是十八岁的模样。

“沐秋啊,”叶修点了根烟,烟气氤氲中,他的表情看不真切,迷迷蒙蒙的,但是声音继续响着“我啊,又拿了个冠军呢,羡慕不?来 给你瞅瞅哈,这冠军戒指哟,可真是一年比一年好看了。”

   叶修说着,把冠军戒指在墓碑前晃了晃,语气带上点炫耀,戒指在阳光下泛着独属于金属灿灿的光泽。
 
  “你说哥怎么就这么厉害呢?四个冠军了诶,你要是在,也可以跟着我沾沾光啊,你说是吧。” 叶修又吸了口烟,“兴欣那群崽子啊,可算是给哥争了一大口气了,冠军呐,那可是那么多人梦寐以求的位置。”叶修笑笑,脸上满是怀念,“你是没看到,那股子冲劲儿,像极了当年的我们。”
 
  “还有啊,沐橙也很好,现在人又长得漂亮,游戏也打得好,那外面的人都喊她什么‘女神’。我这可把她照顾得不错了哈,你可别再埋怨我了哈。现在联盟也很好,比当年好太多太多了,当年那时候 啧啧连工作餐有时候都是泡面,真是寒酸得不行。”
   
叶修顿了顿,

“可就是这么寒酸的联盟,当年却撑起了我们的梦想,我们的热血。”
 
  他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等他再次开口时,声音里带了丝哭腔:“沐橙很好,联盟很好,你的荣耀啊……也很好。可是苏沐秋,你个大骗子!说什么一起拿冠军,这么多年了,连个梦都不舍得给我托一个,还说什么喜欢我,全是放屁!傻子,你个傻子……”
 
  荣耀第一人,在赛场上风光无限的叶修,此刻,却靠在最心爱人的墓前,哭得像个孩子。在外面,他是前辈 是高高在上的斗神,再难过,再委屈,也只能自己咽下去。

  很久很久以前,有苏沐秋在他身边陪着他,护着他;在然后,有吴雪峰在他身边,帮他挡着外边的流言蜚语。
 
  再然后,就只有他一个人了,他开始一个人扛起岌岌可危的嘉世王朝,开始组建兴欣,成为大家的主心骨。

  “我还能打多久啊?我还有多久可以等你啊?你怎么就不回来看看呢?看看沐橙,看看你的荣耀啊……你也,回来看看我啊……”
 
  透过泪水的酸涩,叶修觉得,他好像看到墓碑上坐着个半透明的人影,那人咧开嘴朝他笑了笑。十八岁的少年,用自己半透明的手掌抚摸着心上人的脸颊,拥他入怀。

  用干净而透明的声音说着:“阿修,我回来了。”

  这时的叶修不是叶修,是一个在心上人面前流泪撒娇的普通少年。
 
  这时的苏沐秋也不是苏沐秋,他是叶修爱人,是叶修心心念念了十年的人。

 
  这时的他们就像很久很久以前,
 
  在一起追逐嬉闹的,会为了一碗泡面吃红烧牛肉还是鲜虾鱼极而吵闹的,

  像柠檬一样酸涩清新的,
 
  少年。

扶甘 无题

  睁开眼,入眼的依旧是那间暖阁,让老板不禁有些愣神。这是多久以前的事了?
  大概是……他家大公子还在的时候吧……
  他是什么时候对大公子有这种心思的?是半步堂那次后他对自己表面上的维护?是他在牗窗变问自己要不要成为他的臣民时?还是从自己决定要辅佐他开创一个盛世时?反正在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大公子已经成了他生命中不可缺失的一部分。
  可他明白,大公子终是要成为帝王的人,是那个注定要站在顶峰的人。而他能做的,仅是跟在他身后,伴着他一步步走向那个充满荆棘的王座。
  而后看着他妻妾成群,儿孙满堂。
  仅此而已。
  只见扶苏拿手在他眼前晃了晃,接下来便是温润的声音
“毕之?”
“……大……”话还未能说出口,他便看见扶苏的身影渐渐虚化,而后他醒了。
  眼前是哑舍的博古架,博山炉依旧在柜台上吐着烟。
  把一切都交代好之后,对外说是要出趟远门。
  老板起身,走进内阁,少时换了身宽袖绿袍明祎深衣出来,手上拿着洛书九星罗盘。
  老板无声的叹了口气,手轻抚上博山炉,笑了笑。
  再睁眼,已是在军营大账中,扶苏的尸身静静地躺在那里。
  他走过去,用手合上扶苏的双眼,而后拔出了插在扶苏身上的断刀,反手刺入了自己的胸膛。
  既然无法改变已经发生的事实,那就让我追随你的脚步吧,我的殿下。
  就像我多年来所做的一样。
  他看着扶苏近在咫尺的面容,释然地笑了。
  真好,这样我们就能永远在一起了,我的王。

#这是我突然的脑洞,在听了国境四方后,真的超级好听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