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希

咸鱼写手的挣扎.

伞修 哄哄你

#私设有,ooc有#

  苏沐秋知道哄叶修开心的很多种方法。

  刚把叶修捡回家的时候,少年白白嫩嫩的,能掐出水来。那时候的叶修还没有学会抽烟,人生最大的爱好除了打荣耀就是吃糖。叶修喜欢吃甜的东西,像是糖果,巧克力和各种蛋糕小甜点。

  每次boss没抢到,叶修就会不高兴,缩在椅子上小声把抢到boss的公会会长,副会长轮番骂一顿。这时候苏沐秋就会从口袋里掏出几个五角钱的棒棒糖,塞到叶修手里。一边嘱咐他慢点吃,吃多了会牙疼;一边笑眯眯地在一旁看着叶修拿到糖后开心的模样。

  “谢谢,你真好!”叶修如是说,笑得眉眼弯弯。

  苏沐秋一边回了句“不客气”,一边想:明明你才是最甜的小可爱。

  再比如,冬天天气冷。南方是湿冷,冬天出了被窝就想掉到冰水里泡着一样,冷到骨子里。

  这时叶修就会懒懒地缩在被子里不愿动弹,但对荣耀的热爱促使他继续打游戏。他裹着被子打。

  这时候苏沐秋就会把家里仅有的两个小太阳拿出来,一个放在苏沐橙旁边;一个放在靠叶修近一点的地方。他凑在叶修身边,和叶修靠的紧紧的,一边抖一边喊冷。这样他就可以抱着叶修,看着他打荣耀了。有时候叶修抢完boss休息的时候,坐着坐着就会在苏沐秋怀里睡着。

   看着叶修分外乖巧的睡颜,苏沐秋想:rio可爱。

  苏沐秋掌握了叶修的各种喜好。像是早餐喜欢油条配豆浆而不是稀饭配包子;方便面最喜欢红烧牛肉口味,最讨厌老坛酸菜;巧克力喜欢吃好时的不喜欢德芙,所以每次打完单之后都会买小小一块犒劳一下自己,这时候苏沐秋就想:以后一定要好好赚钱,给阿修买更多好吃的。

  诸如此类。

  所以苏沐秋总能把叶修哄得好好的,一哄一个准。

  他同样知道,叶修最喜欢的就是他了,所以才能被他哄得服服帖帖。

  但他觉得,自己再也不能让叶修高兴了。毕竟叶修最希望的,就是他能好好活着呀。

  “今年的南山有点冷呢,H市降温了,阿修记得多穿点啊。”

  “还有啊,我爱你。”

  苏沐秋这样想着。

end.
感谢您能看到这里,喜欢的话可以给我小红心吗?

 

韩叶 睡不着

  #ooc有#
  #老叶退役,老韩还在队里,两人同居设定#
  #就想看老韩充老叶啊,他那么好,值得被所有人宠爱#

  叶修在床上翻来翻去,最后忍无可忍地坐起身来。推推身旁睡得死沉的韩文清。
   推一下,没醒;再推一下,还是没醒。
  于是他把韩文清一脚蹬下了床。
  “叶修!你干什么!”韩文清从地上爬起来,坐在床下,没好气地瞪着叶修。美梦被打搅,他本来就十分给人压迫感的脸又黑了几分。
  叶修犹豫了一会儿,小心翼翼地冲韩文清说:“老韩,我……睡不着。”
  韩文清很惊讶,这家伙平时一沾枕头就睡,雷打不醒那种。
  哦,除非你在他旁边喊“野图刷新了。”
  百试百灵。
  但现在,韩文清赶紧爬上床,坐在床沿,用额头抵着叶修的额头给他量体温。
  还好,没有发烧。
  “怎么了?”韩文清问。
  “我也不知道。就是睡不着。”叶修把枕头抱在怀里,摇晃两下,把头埋进了枕头里。
  韩文清把人从枕头里捞出来,盘腿坐在他对面:“咱俩开把jjc?”
  “不要。”叶修说。开玩笑,他家老韩明天还要去队里,要是开jjc,明天肯定会犯困的啊。
  连jjc都不来,叶修,有问题。
  “你很不对劲,叶修。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韩文清皱起眉头,满脸写着:我很不爽。
  叶修白了韩文清一眼:“老韩你别多想,我只是单纯的睡不着。”
  韩文清站起身来,扯了扯皱巴巴的睡衣,冲叶修说:“我去给你冲杯牛奶,你喝了睡。明天可以赖床,不喊你。”
  说着韩文清走出了卧室,把过道的小灯打开。随即,客厅里传来了烧开水的声音,六分钟后,韩文清端了杯牛奶走进卧室,把手中的杯子递到叶修手上:“我对了点冷水,还是有点烫,喝太冷的不好。慢点喝。”
  看着叶修难得乖巧地喝完了一整杯牛奶,韩文清把杯子接过来,又起身把过道的灯关了。
  回来时叶修正在卫生间放水,过一会儿出来后便乖乖地躺在了床上。
  韩文清帮叶修把被子角掖好,钻进被子里搂着叶修说:“睡觉。”
  “哈……好的。”叶修打了个哈欠,声音懒洋洋的。
  过了几分钟,身旁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韩文清把叶修搂得紧了点,也合上了眼。
  不算宽敞的卧室里,纱窗透进来的风吹动了窗帘,微微飘起来;时不时传来车喇叭的声响。
  但这一切,都未能打扰到床上那对相拥而眠的恋人。

  #喜欢的话,可以给个小心心吗?#

[伞修]柠檬

#第十赛季后设定#
#不好勿喷#

 

   那是一个夏天的清晨,太阳刚升起来,带着慵懒的气息,阳光斜斜的照在那个青年人的身上,暖暖的,带着柠檬般清新的光泽。

  好看的手拂过墓碑上少年的照片,那少年笑得灿烂,比阳光还温暖,阳光俊朗的脸上带着化不开的稚嫩,俨然是十八岁的模样。

“沐秋啊,”叶修点了根烟,烟气氤氲中,他的表情看不真切,迷迷蒙蒙的,但是声音继续响着“我啊,又拿了个冠军呢,羡慕不?来 给你瞅瞅哈,这冠军戒指哟,可真是一年比一年好看了。”

   叶修说着,把冠军戒指在墓碑前晃了晃,语气带上点炫耀,戒指在阳光下泛着独属于金属灿灿的光泽。
 
  “你说哥怎么就这么厉害呢?四个冠军了诶,你要是在,也可以跟着我沾沾光啊,你说是吧。” 叶修又吸了口烟,“兴欣那群崽子啊,可算是给哥争了一大口气了,冠军呐,那可是那么多人梦寐以求的位置。”叶修笑笑,脸上满是怀念,“你是没看到,那股子冲劲儿,像极了当年的我们。”
 
  “还有啊,沐橙也很好,现在人又长得漂亮,游戏也打得好,那外面的人都喊她什么‘女神’。我这可把她照顾得不错了哈,你可别再埋怨我了哈。现在联盟也很好,比当年好太多太多了,当年那时候 啧啧连工作餐有时候都是泡面,真是寒酸得不行。”
   
叶修顿了顿,

“可就是这么寒酸的联盟,当年却撑起了我们的梦想,我们的热血。”
 
  他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等他再次开口时,声音里带了丝哭腔:“沐橙很好,联盟很好,你的荣耀啊……也很好。可是苏沐秋,你个大骗子!说什么一起拿冠军,这么多年了,连个梦都不舍得给我托一个,还说什么喜欢我,全是放屁!傻子,你个傻子……”
 
  荣耀第一人,在赛场上风光无限的叶修,此刻,却靠在最心爱人的墓前,哭得像个孩子。在外面,他是前辈 是高高在上的斗神,再难过,再委屈,也只能自己咽下去。

  很久很久以前,有苏沐秋在他身边陪着他,护着他;在然后,有吴雪峰在他身边,帮他挡着外边的流言蜚语。
 
  再然后,就只有他一个人了,他开始一个人扛起岌岌可危的嘉世王朝,开始组建兴欣,成为大家的主心骨。

  “我还能打多久啊?我还有多久可以等你啊?你怎么就不回来看看呢?看看沐橙,看看你的荣耀啊……你也,回来看看我啊……”
 
  透过泪水的酸涩,叶修觉得,他好像看到墓碑上坐着个半透明的人影,那人咧开嘴朝他笑了笑。十八岁的少年,用自己半透明的手掌抚摸着心上人的脸颊,拥他入怀。

  用干净而透明的声音说着:“阿修,我回来了。”

  这时的叶修不是叶修,是一个在心上人面前流泪撒娇的普通少年。
 
  这时的苏沐秋也不是苏沐秋,他是叶修爱人,是叶修心心念念了十年的人。

 
  这时的他们就像很久很久以前,
 
  在一起追逐嬉闹的,会为了一碗泡面吃红烧牛肉还是鲜虾鱼极而吵闹的,

  像柠檬一样酸涩清新的,
 
  少年。

扶甘 无题

  睁开眼,入眼的依旧是那间暖阁,让老板不禁有些愣神。这是多久以前的事了?
  大概是……他家大公子还在的时候吧……
  他是什么时候对大公子有这种心思的?是半步堂那次后他对自己表面上的维护?是他在牗窗变问自己要不要成为他的臣民时?还是从自己决定要辅佐他开创一个盛世时?反正在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大公子已经成了他生命中不可缺失的一部分。
  可他明白,大公子终是要成为帝王的人,是那个注定要站在顶峰的人。而他能做的,仅是跟在他身后,伴着他一步步走向那个充满荆棘的王座。
  而后看着他妻妾成群,儿孙满堂。
  仅此而已。
  只见扶苏拿手在他眼前晃了晃,接下来便是温润的声音
“毕之?”
“……大……”话还未能说出口,他便看见扶苏的身影渐渐虚化,而后他醒了。
  眼前是哑舍的博古架,博山炉依旧在柜台上吐着烟。
  把一切都交代好之后,对外说是要出趟远门。
  老板起身,走进内阁,少时换了身宽袖绿袍明祎深衣出来,手上拿着洛书九星罗盘。
  老板无声的叹了口气,手轻抚上博山炉,笑了笑。
  再睁眼,已是在军营大账中,扶苏的尸身静静地躺在那里。
  他走过去,用手合上扶苏的双眼,而后拔出了插在扶苏身上的断刀,反手刺入了自己的胸膛。
  既然无法改变已经发生的事实,那就让我追随你的脚步吧,我的殿下。
  就像我多年来所做的一样。
  他看着扶苏近在咫尺的面容,释然地笑了。
  真好,这样我们就能永远在一起了,我的王。

#这是我突然的脑洞,在听了国境四方后,真的超级好听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