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希

咸鱼写手的挣扎.[不吃叶攻,不吃韩受。偶尔恶趣味不算。CP杂食。]

扶甘 无题

  睁开眼,入眼的依旧是那间暖阁,让老板不禁有些愣神。这是多久以前的事了?
  大概是……他家大公子还在的时候吧……
  他是什么时候对大公子有这种心思的?是半步堂那次后他对自己表面上的维护?是他在牗窗变问自己要不要成为他的臣民时?还是从自己决定要辅佐他开创一个盛世时?反正在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大公子已经成了他生命中不可缺失的一部分。
  可他明白,大公子终是要成为帝王的人,是那个注定要站在顶峰的人。而他能做的,仅是跟在他身后,伴着他一步步走向那个充满荆棘的王座。
  而后看着他妻妾成群,儿孙满堂。
  仅此而已。
  只见扶苏拿手在他眼前晃了晃,接下来便是温润的声音
“毕之?”
“……大……”话还未能说出口,他便看见扶苏的身影渐渐虚化,而后他醒了。
  眼前是哑舍的博古架,博山炉依旧在柜台上吐着烟。
  把一切都交代好之后,对外说是要出趟远门。
  老板起身,走进内阁,少时换了身宽袖绿袍明祎深衣出来,手上拿着洛书九星罗盘。
  老板无声的叹了口气,手轻抚上博山炉,笑了笑。
  再睁眼,已是在军营大账中,扶苏的尸身静静地躺在那里。
  他走过去,用手合上扶苏的双眼,而后拔出了插在扶苏身上的断刀,反手刺入了自己的胸膛。
  既然无法改变已经发生的事实,那就让我追随你的脚步吧,我的殿下。
  就像我多年来所做的一样。
  他看着扶苏近在咫尺的面容,释然地笑了。
  真好,这样我们就能永远在一起了,我的王。

#这是我突然的脑洞,在听了国境四方后,真的超级好听啊啊啊啊#

评论(4)

热度(29)